Fendy波

k莫集合地,大部分为老文,还有各种文集,哈哈哈,大部分已经授权,放心食用,未授权文,大大看到的话可以联系删哦,谢谢

好像,貌似理科生的放松方式真的是做题,本人数学巨渣,三个学期挂两次,但是依旧是喜欢做的,但是不会做,最近的放松方式是去做物理化学的试题,感觉特别爽一次我可以在教室做半天,一直刷题,不过我真的是学渣

等剁手,9分钟

yes,我终于脱真人粉了,好开心啊,我现在终于是纯正的k莫cp粉了,哈哈哈哈,不过脸依旧还是代入,哈哈哈哈

本来就快达到纯纯的cp粉了,结果听说彬彬要来北京参加周一见,好激动,不过我要淡定复习,心里默念,我是cp粉,我是cp粉,不能当纯粉,我是路人粉,我是路人粉,我是cp粉,我是cp粉,我是路人粉,我是路人粉

红领巾の观察日记

红领巾,额转了啊

X前的红领巾更鲜艳了:

【连载】


听见你的声音<<<k莫(完结)


正文:01    02    03    04     05    06




心有所属 <<< k莫(正文完结)


正文:     心有所属


番外:   番外1 • 多肉


 


哈库拉·玛塔塔<<< k莫(更新中)


正文:01     02  03  04




家长不可以<<<k莫(正文完结)


正文:        


番外:家长不可以(番外1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家长不可以(番外2)




冷战<<< 香芋(完结)


正文:01    02    03    04    05     06


番外: 番外1     番外2     番外3


 


刚刚好<<<  秋衣 | 香芋 | k莫(完结)


前传:孟校花今天不开心


正文: 01     02     03     04     05     06


 


师父!大师兄又被妖怪抓走了!<<< k莫 | 香芋(完结)


正文: 上篇     中篇    下篇


 


================


【短篇一发完】


漂亮的黑蘑菇<<< 木言/k莫衍生


告白 <<< k莫


告白 · 厕所里发生的故事 <<< k莫


洗内裤 <<< 地言/ k莫衍生


逐星辰 <<< k莫


泡我 <<< k莫


来日方长 <<< k莫


卜卦 <<< k莫


句号太太<<< k莫


ko的歌声<<< k莫


傻子 <<<<< 香芋,HE


你是不是我最疼爱的僵尸粉,为什么不说话 <<< 香芋


纯情刺客俏愚公 <<< 香芋


报告皇后,皇上这是喜脉啊 <<< 香芋


我叫外卖小哥,是个人如其名送外卖的小哥<<< 香芋 | k莫


 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


不专门发一张点梗了,


小天使们有想看的梗可以随时在任意文后留言,每一个留言我都有认真看,有灵感的就会认领嗷!


码字嘛,最重要的是你开心我开心大家都开心啦!

新人福利

今天看到有新人在找各种文的总汇,我空间里有,想看的人可以看一下哦,福利为新人而生😎

我靠,资生堂居然是一线品牌,我17岁用的时候一直以为这个牌子是个垃圾货呢,可怜我现在回不去了,现在大部分还在二三线挣扎,偶尔才会用顶级的,下次再用资生堂,也好几年没用了,再试一试

亲爱的各位大大,请注意此人,此人利用维权,对k莫圈进行恶意攻击,我不占tag,请可以看到的大大,事先拉黑,还有和大家说一下,维权事好,请注意方式方法,这种各种撕的事,请在私下解决,如果解决不了,再各种挂也不迟,想图片这种用心险恶之人,永远听不懂别人的话,请大大们看到速度拉黑,最重要的一句,维权事好,注意方法

维权事好,方法恶心,标题恶毒

这是一个关于采蘑菇的故事(短篇,地言,甜,HE)

甜甜的

张家小精灵=^▽^:

    这天晚上,叶言依旧在立新市闲逛,想找一个妖来给自己洗内裤。
    突然,一股巨大的妖气从身后传来,“喂,你就是新来的打更人,叶言?”
    叶言转身看去,是哪个不知好歹的妖在知道自己身份后,还敢单枪匹马地找上门来。
    “嘿,我叫刘地,是一匹地狼。”刘地咧嘴一笑,“要不要和我交往啊?”
    “不想和妖做朋友……”叶言从包里拿出煌妖幡,“不如你进着煌妖幡给我洗内裤如何?”
    话音刚落,叶言便冲上去,试了好大劲儿对着对方兄口就是一击,只是,刘地一脸无奈地站在原地,对他摇头笑了笑。
    “你不行的,毛头小子。”刘地单手 钳制住了叶言,在他的脸上印下了一个浅浅的吻。“考虑一下和我在一起吧。”
    叶言懵逼了一小会儿,然后无厘头地回了一句:“大哥你吃香橙味的棒棒糖!”
    “闻到了?你不是喜欢么?”刘地伏在他的肩上,说话时的气便全喷在叶言耳朵上……于是,某个地方可耻地变红了。(我说的是耳朵你们想到哪去了。)
    叶言报复似地踢他的膝盖,对方立刻就放开了他。“打不过你,我还跑不过你吗?大哥,后会有期。”叶言对他做了鬼脸撒腿跑远了。
    嗯,叶言,后会有期。


     好好睡了一觉,叶言再次穿上自己的蘑菇服,打算出去来一场行为艺术,结果一开门就看到刘地捧着一束……菊花站在自家门口。
    “好巧啊,叶言。”刘地把手中那束雷人的花硬塞到叶言怀里,“又见面啦。”
    叶言把他从门口推到楼道哪儿去,还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,“你小声点,要是黄大姐知道你就完了。”
    “黄大姐?”刘地取出口中的棒棒糖,“散仙,黄晓烟?”
    叶言做出一个狰狞的表情,“怎么?怕了?”
    刘地宠溺地看着这个明明成年却稚气未脱的……蘑菇,然后可奈何的点了点头。黄晓烟怎会伤得了我?
    叶言犹豫了一下下,接着飞快的往家门跑,只是被刘地抓住了衣服,跑不了。
    “哎呦我说你这个人……”叶言放弃挣扎后直接坐在了楼梯上,“我怎么会招惹上一只妖怪啊,而且这个妖怪还不怕我……”
       “怎样?想好了吗?”刘地在一旁坐下。
    “想什么?”叶言不知从哪里拿出一罐牛奶开始喝。
    刘地抢过他手中的牛奶,“和我在一起。”想了想补充道,“答应了,牛奶我就还给你。”
    “哦。”叶言歪头看着他,“那牛奶我不要了。”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,“地狗,再见。”
    嗯,再见……等等,骂谁地狗呢!


    “砰!”一声巨响从一条深幽的巷子中传出。叶言擦了擦嘴角的血,“我靠你什么东西啊!”
    对方看着手中的合晶碎片,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回答他:“一个来要你命的东西”
    叶言从包里拿出煌妖幡,对着面前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说到,“站住!知道这是什么吗?”
    “煌妖幡?你是打更人?”对方随后有冒出一句,“正合我胃口!”
    “叶言,再坚持两分钟,我马上来!”刘地的声音从叶言的衣服口袋里传出,双方皆是一愣。
    “没想到打更人会和妖在一起……”那个口出狂言的东西接着说到,“刘地,立新市的大人物啊……”
    叶言还没清楚对方的动作,自己的脖子就被对方狠狠地掐住,“刘地不是不让妖怪吃人吗?那我就当着他的面,吃了你!”
    叶言的思维愈发涣散,手也无力的垂下。刘地,我大概……撑不过两分钟了吧,等不到你来救我了。 
      刘地,刘地,刘地!怎么脑子里全是刘地啊!
    莫名的,叶言哭了,或许只是生理泪水,但赶来的刘地看到心也跟着痛了。一刀,刺入对方的心脏……
    叶言,我来救你了。
    最后一点力气,叶言在刘地怀里小声说了一句:“好久不见……”
    嗯,好久不见,所以,一定要挺住啊!


    
     “刘地你快点儿!”叶言气呼呼地坐在沙发上,“再慢就要关门了!”
    刘地打扮好了之后,便看到客厅里那个穿着蘑菇服的奇葩:“才十点,人家不是下班是还没上班啊!”
    叶言起身踹了他一腿:“结婚一点儿都不重视!你说你到底……唔……”
    明明说着话,怎么就开始接吻了?唔,真搞不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______完______


     @郑家小仙女*^O^